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奇闻 > 灵异 > 手机访问:m.hslingqi.com

花莲五子命案灵异事件:诡异灭门案,灵媒参与破案,真相让人无法理解...

花莲五子命案是2006年发生在中国台湾花莲市的一起灭门血案,也是轰动了中国台湾乃至世界的一起惊人案件。

凶手作案手法之残忍,行凶过程之曲折,在中国台湾的历史上都称得上屈指可数。

而案件真相大白的一天,留给人们的却是一个更加无法解开的谜团。

吉昌一街258巷25号,一切噩梦的起源

2006年9月,此时的中国台湾仍处于夏日的余荫之中。

这几天居住在这里的街坊邻居普遍都闻到了一阵异味。

比如街道的排水口里,散发着与往日不同的恶臭,又比如从外走进巷子里,扑面而来的是一阵难闻的怪味。

眼看着这阵恶臭不但没有随着时间散去,反而还有愈演愈烈之势,街坊邻居们只好通知了花莲县吉安分局。

警察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邻里间发生的矛盾,就顺便联系了当时时任吉安村村长的邓双奎。

一行人于9月8日的下午时分来到了258巷,开始追踪臭气的来源。

巷子里的多数居民都表示这股异味很可能就是从居住在25号的刘家宅子里散播出来的,毕竟这几天都没有人见到他们家人的行踪,而且越靠近他们家臭味就越浓。

邓双奎就带着几个员警径直来到刘家敲门,结果没有任何回应。

邓双奎村长在是村子里德高望重的长者,当地居民的许多红白大事都会找他主持,所以当他隔着门闻到那阵强烈的腐臭味时心里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不是尸体腐烂的味道么?

觉得情况不妙的村长立即联系了村里的锁匠,在警察的监督下一行人打算直接破门而入。

在锁匠开锁的过程中邓双奎还尝试着透过紧闭的窗户往房子里看,结果发现里面飞舞着许多苍蝇。

种种迹象都表明刘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但此刻还没有人往最坏的情况去考虑。

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之后,一行人终于连撬带砸地把防盗铁门弄开了。

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昏暗的夜色笼罩之下,漆黑的房间散发着刺鼻的恶臭,让每一个走进的人都有些惴惴不安。

村长走到通往二楼的楼梯处,发现臭味的源头似乎来自于楼上,而且二楼的苍蝇数量明显又要多出不少。

一个胆大的员警来到二楼打开电灯,在灯光的照耀下认真检查了这一层的几个卧室,依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时候一行人终于把目光放向了三楼,难道那里才是臭味的源头?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邓双奎和一个警察来到了三楼。

这里的气味愈发浓烈,邓双奎找了一会儿没有发现电灯的开关,却意外的发现了一扇虚掩着的房门。

他试图推开这扇门,却发现推了不到三十公分就卡住了,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顶着门。

在他推开门的瞬间,一阵浓烈的恶臭扑面而来,差点没把在场的几个人熏得当场晕倒。

邓双奎捂着鼻子关上房门,然后告诉警察里面可能有些古怪,但是现在门打不开。

警员连忙四下寻找三楼的电灯开关,在灯光的照亮之下,他们才发现刚刚那扇门通向的居然是浴室。

里面到底藏了什么?邓双奎好奇地用力一推,结果开门之后见到的景象成为了他这辈子最大的噩梦,连经验丰富的警察也吓得面无人色。

在仅有六平方米的狭小浴室里,五具腐烂的尸体躺在里面,他们裹着厚厚的棉被,七零八落地倒在地上。

腐烂的尸体渗出了颜色浑浊的液体,透过棉絮不断流淌在浴室的地板之上。

五具尸体的身上被层层的铁丝、围巾以及塑料袋捆绑着,无数的苍蝇和蛆虫在这满目的苍夷之上尽情狂欢。



半掩的房门后藏匿着的是人们难以想象的罪恶从身形和体貌来判断,这五具尸体都还只是孩子。

看到这种惨状,现场的警察立即通知了局长。

刑侦支队队长骆贞辉连忙携大量警力前来,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五具烂的不成人形的尸体送回警局进行尸检。

深夜寂静的巷弄里涌入了大量的警车,也让街坊邻居们人心惶惶。

在初步检查了尸体之后,骆贞辉确认了这五人应该就是刘家的五个孩子,他们分别是长子刘昱辰、次子刘昕辰、长女刘其臻、次女刘其恩及幺子刘北辰。



这五个孩子,最大的已经十八岁,刚刚跨入大学的校园即将迎来人生的新章;最小的年仅十岁,还在小学唱着童真的歌谣。

他们的人生才刚刚起步,却被冰冷的铁丝和胶带紧紧缠绕,再也无法见到世间的美好。

法医在对尸体进行解剖后,确认了五个人均死于窒息。

凶手的作案手法十分残忍,即使是面对年纪最小的孩子依然毫不手软,锐利的铁丝从他的下颚直接穿入口中绑上了死结,以至于法医在取下铁丝的时候差点把尸体的下颚骨都弄脱落。

大的孩子则被用胶带封住了眼部,法医一撕就把眼皮连带着扯了下来,露出两颗硕大而失去光泽的眼球。



尸体的惨状让殡葬业者都难以忍受,甚至有员工在见到尸体后当即辞职不干!!花莲这个小城镇一下子爆出如此恐怖的血案,所有人都人心惶惶,警方丝毫不敢怠慢,立即动员了大量警力开始了案件的侦破。

然而这个时候,一个更大的疑问浮现在了警方的眼前孩子的父母去哪了?警方立即发布了寻人启事,意图找到孩子的父亲刘志勤与母亲林真米。

毕竟一家五口的灭门血案,凶手很可能与刘家结下了血海深仇,才会用如此恶劣的手法进行报复。

现场的一些证据也间接证明了这种猜测,首先是客厅和房间里散落着许多钞票和金银首饰,这意味着闯入的凶手并不贪图钱财,应该不是普通的抢劫杀人案件。

刘志勤夫妇的证件、手机和各类随身物品都摆放在了电视柜上面,警方还在一楼的客厅茶几上发现了一张求救的字条,上面写着25号遭控制中孩子危急请速报警SOS。

门缝上有一张贴纸,加上客厅里一张千元的台币钞票,上面写着258巷25号遭绑控制危急请快报警。

而根据字迹鉴定专家的鉴定,这些字条都是刘志勤亲笔写下的。



现场发现的写满求救语句的纸币但奇怪的是,这些求救的字条为什么会放在家中?毕竟从常理来说写字条求救肯定是希望能送给其他人,难道是刘志勤在写字条的时候不幸被凶手发现,没能送出去?警方还在浴室的门口前发现了三根吸完的烟蒂,香烟牌子和刘志勤平时爱抽的烟并不相同。

根据法医鉴定,三根香烟的唾液DNA属于同一个男人,但是和刘志勤的DNA不符合这说明凶案现场确实曾有第三者进入过。

从烟蒂发现的位置来看,很可能是凶手行凶时留下来的,毕竟一般人怎么会刻意跑到顶楼去吸烟呢。

警方立即全力开始搜查烟蒂的主人。

与此同时,警方也开始清查刘志勤夫妇的背景,从而找到究竟是谁有动机残害这一家人。



由于受害者父亲刘志勤与母亲林真米不知去向,案情调查首先从他们开始,发现他们有重大犯案嫌疑。

父亲刘志勤有过两段婚姻,林真米是他第二任妻子。

五名孩子,前三个是与前妻所生,后两个是林真米所生。

刘志勤以摄影为业,并和朋友林暻胜合伙开设魔幻家族计算机合成印刷公司,且已扩展为三家分店。

专门提供游客将照片转印至马克杯或钥匙圈做为纪念品。

五个孩子虽然分属不同母亲,但刘家相处融洽。

刘志勤事业表面上没有什么大问题,但事后经过检警清查,刘志勤夫妻拥有17张信用卡,从6月份起缴款即不正常,8月份全无缴款纪录,刘志勤所欠债务高达一千六百万元(约340万人民币)。

且林真米哥哥曾透露案发前林真米打过电话向他借过几次钱,但金额不高,且都有借有还。

警方表示,刘志勤与亲友少有往来,十多年前父亲过世也未返家奔丧,个性阴沉,但脾气爆发时,却会出现摔东西、捶墙、歇斯底里等情况。

案发后鉴识人员仅从绑在死者脸上的胶带上采获纤维,疑凶手戴手套行凶,但警方在浴室门外用剩的米色胶带中采获一枚指纹,比对后证实和刘志勤的指纹相符。

警方也在命案现场找到3个非刘家人所有的烟蒂,比对DNA后,发现是刘志勤的朋友萧先生所有,萧先生表示,自己只是在案发前的9月1日去过一次刘家,此后就再也没出现在案发现场了。

警方核实了他的不在场证明,判断萧先生确实与此案无关。

但是,萧先生提到了一个奇怪的线索,他说当时他只在一楼客厅和刘志勤闲谈,抽的烟头自然也是放在了客厅的烟灰缸里。

究竟是谁把这三根烟头带到了三楼浴室门口?他的目的是为了扰乱警方的调查吗?随着烟头的线索陷入死局,警方只能再重头走街串巷,探访街坊们的见闻。

邻居说起了一件怪事,刘家平时都是小孩子晚上出来倒垃圾,但是从9月5日开始他们就没有看到孩子了,那天出来倒垃圾的人是刘志勤的太太林真米。

当时街坊还随口问道:哎呀,刘太太怎么是你出来倒垃圾啊?林真米神色古怪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当时街坊心里虽然觉得有点怪怪的,但也没有细想。

警方以此推测,9月5日就是刘家人遇害的时间,但是无论怎么找,都没有目击者看到陌生人进出的身影要知道这条巷子的邻居大多熟悉,加上巷子道路狭窄,想要悄无声息潜入刘家大开杀戒几乎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更别说凶手还悠哉地布置了凶案现场,如此长时间不被任何人注意到动静,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而且,刘氏夫妻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凶手一个接着一个杀死自己的孩子,他们势必会反抗和呼救要知道,除了刘氏夫妻两个成年人,遇害的孩子里最大的也已经有十七八岁,在体力上不会输给成年人,除非是职业杀手或者集团犯罪,不然很难想象凶手独自一人能如此轻易杀死一家五口,还将夫妇掳走。

这个时候警方就认为凶手可能是熟人,或者对这家人下了药。

再加上凶手提前准备好的铁丝、胶带等物,可以想象这绝对不是一次冲突犯罪,而是精心策划多时的残忍案件。



警方对尸体进行了详尽的药检,可是并没有发现任何安眠药或者毒药的成分。

但是,警方却在刘家搜出了鱼藤。

这是一种麻醉性的植物,是中国台湾原住民捕鱼时常用的一种道具。

他们将鱼藤的枝叶碾压成树汁,然后将这些树汁导入水中,鱼不慎吸入就会当场麻痹。

人食用后会出现阵发性的恶心呕吐痉挛,若大量摄入甚至可能会导致窒息。

鱼藤毒性最强的部分是它的根部,而刘家发现的这些鱼藤恰恰就缺少了根部。

从这个角度来看,凶手很可能就是用了鱼藤这种天然的毒药让刘家人丧失了反抗的能力,然后再将小孩子一个个活活勒死。

不过鱼藤这种植物并不是市场上随处可以买到的,如果能顺着毒药的源头追查,说不定就能锁定疑凶了。

然而,警方却惊讶的发现,刘家的这些鱼藤居然是刘志勤主动向他的朋友要来的。

根据这个朋友的说法,刘志勤当时声称自己有一个朋友的儿子,在医学研究所撰写麻痹类药物的论文,需要用到鱼藤来进行实验。

于是他也没做过多细想,就帮刘志勤搞来了一袋。

这类天然毒素进入人体几天后就会随着血液循环自动分解成无害的物质,所以没有办法再去验证凶手究竟用什么方法控制住了这家人。

大儿子刘昱辰最先死亡,因为他9月4日就要去台北的大学念书了,但学校方面从来没有人见到过他。

第二个死去的是小儿子刘北辰,就在同日中午,他被迷晕后杀害。

第三个死的是读高中的老二刘昕辰,9月4日晚上放学回家后遇害。

当时高中里的老师见他没来上学,还特地打电话到刘家询问情况,接电话的是他的妈妈林真米,她说儿子生病卧床在家,需要请假一段时间。

孩子的家长都这样说了,高中老师当然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剩下的两个女孩,在兄弟们惨死之后的第二天9月5日还去上了学,小女儿甚至还帮弟弟向老师请了假,殊不知自己的弟弟早已魂归天国。

晚上她们俩放学回家后遇害。



这个时候,警方已经对刘志勤夫妇起了疑心。

因为他们在案发前的一系列表现实在太过于反常,不像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反倒像是在刻意隐瞒什么。

此时,警方在吉安火车站找到了刘志勤的汽车,调用附近的监视摄像头发现,夫妻两人将车开到火车站以后就弃车离开了,并没有第三者控制或跟随他们。

两人不但行动自由,甚至还走进附近便利商店购买咖啡和肉包等食物。



刘志勤遗留在吉安火车站的沃尔沃轿车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被发现,刘志勤夫妇的嫌疑也变得越来越大:他们对浴室胶带上一个残缺的指纹在经过重建后进行了比对工作,发现它属于失踪的刘志勤。

走访花莲各大超市,警方也确认了,捆绑孩子使用的胶布、剪刀、绳子、尖嘴钳、铁丝等物,都是林真米亲自采购回来的。



林真米采购凶器时被超市的监控拍到这个时候,警方才如梦初醒这起凶残的五人连环灭门案,难道从头到尾就没有第三者的参与?根据现场探查,除了那三个烟蒂,也没有其他人存在或进入过的痕迹。

这个时候,寻人启事变成了通缉令,警方开始全省追捕涉案的刘氏夫妇二人。

而此时,在刘志勤公司里发现的一部手持DV,成为了破解此次悬案的关键钥匙。

早在案发发生前一个礼拜,刘志勤在一次和街坊的闲谈中曾不动声色地提到:这条街道最近可能会不太平。

当时大家都以为他在开玩笑,并没有当回事,现在回想起来,他很可能早就预谋要动手杀人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从前的灵异吧,看更多灵异事件。

警方在清点物证的时候,发现刘志勤工作室里的一台数码相机最近有使用痕迹,但是里面的SD卡已经不翼而飞,机身存储的照片也已经被清空。

花莲警方通过还原技术恢复了曾经存储在机内空间里的数张照片,结果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相机里记录的是刘志勤怎样亲自杀死自己五个亲生孩子的过程。

相片里的刘志勤穿着短裤,亲自用绳子绑起了大女儿,并且打上了死结。

警方虽然没有从相片里发现林真米的身影,但是通过相机的拍摄高度以及林真米此前一系列的怪异举动来看,几乎可以判断拍照人就是她。



画面中的受害者是长女刘其臻,警方根据她紧扣的十指和腿部的弯曲判断此时她仍在生,而正在动手杀人的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刘志勤但是警方还是无法理解,刘志勤和林真米究竟为什么要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下此毒手?甚至还通过相机的方式记录下照片,而且拍下来又删除掉,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更重要的是,他们俩人现在到底在哪里?这对夫妻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线是开车前往吉安火车站。

车子停放在火车站以后,两人就彻底失去了踪迹。

警方调用了附近所有的摄像头,但是始终无法确认他们究竟朝哪个方向逃跑了。

调查了火车站内的记录,也没有找到两人坐车前往外地的记录。

但很快,相关的目击线索一条接着一条涌入了警方的接线中心。

有的人说曾在知本温泉见过刘志勤,也有人说他们一起逃到了光复,还有人说看过他们开着一辆货车。

更有便利店员在花莲市吉安分局旁的便利店见到过疑似刘志勤的男子前来购物。

但是警方无论怎么追查这些线索,最终都一无所获。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警方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搬出了怪力乱神的手段,就是为了早日给世人一个交代。

时任花莲县警察局长的耿继文在2008年3月亲自住进了案发现场的凶宅,遍布污渍的浴室此时还残留着凶案的痕迹。

他一方面想重回现场寻找更多的线索,另一方面,他表示想和遇害的五个孩子的鬼魂做一次对话,因为台湾民间传说:若是枉死,怨气甚重则冤魂不散。

即使是通过这样的方式,他也希望能找到此次命案的真相。



然而耿局长非但没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反而在住进一个礼拜后大病一场,让冤魂索命的传闻愈发可怕起来。

另一方面,刑侦队长骆贞辉到平时常去的宫庙里参拜时,宫庙里的一位道长神秘兮兮地告诉他有一个女人的鬼魂一直跟在他身后,那个女人个子不高,戴着眼镜,很客气的站在宫庙外。

骆贞辉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这难道是林真米?连忙拿出林真米的照片给那位道长看,对方表示正是此人。

林真米已经死了?骆贞辉连忙请宫庙里的法师做法,向林真米的鬼魂询问命案的情况。

鬼魂表示,在丈夫刘志勤动手杀人时,轮到自己亲生骨肉,两个人发生了争执,刘志勤表示做事要做绝斩草要除根,所以才会出现第一天死了三个孩子,两个林真米亲生的孩子第二天才死的怪事。

骆贞辉连忙问她此时身在何处。

结果对方表示自己死在了公墓附近。



花莲五子命案专案组的三位警官韩修爱、骆贞辉及钟子毅要说警方的办事效率还是可以的,就凭着这些乱七八糟的证词他们把整个花莲市的公墓区都挖了个遍,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就连求神拜佛也得不到答案,这起世纪悬案究竟还有没有侦破的一天呢?不过没有人想到的是,他们距离真相已经很近了。

2015年6月10日,在吉安乡公所上班的林俊雄约上了好友一同来到慈云山狩猎。

他循着产业道路旁的一条山路进入山中密林,这里平常几乎没有人会来。

正当他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的时候,他的脚突然踩到了什么东西。

林俊雄定睛一看,他的脚下有一个白色的坚硬物体。

他好奇地俯下身去,发现这似乎是什么动物的骨头,被厚厚的尘土掩盖了起来。

林先生就试图挖了一下,结果骨头上两个硕大的空洞让他吓得当场瘫倒在地上这居然是一个人类的头骨。

惊慌失措的林先生立即通知了警方。

警方在现场进行了大规模的挖掘,发现了两具完整的尸骨。

除此之外,警方还在现场找到了散落的几双鞋子、一些破碎的衣物、几个农药罐子和一些食用的罐头。

根据法医初步判断,现场的尸骨属于一男一女,死亡时间起码在五年以上。



现场发现的物品,大多已经随着年月流逝磨损的无法识别出原本的样子了这个重大发现让警方丝毫不敢疏忽大意,他们连忙对尸骨的DNA进行了鉴定,确认了这两句尸骨正是失踪多年的刘志勤和林真米夫妇。



由于死亡年代过于久远,法医已经无法考证他们的真正死因,但是根据警方在现场发现的几个打开的农药罐来判断,他们很可能是服毒自尽的。



现场发现开封的农药罐被认定是夫妇二人的死因他们伏尸的地方,距离那个曾经温暖的家直线距离只有短短两公里,站在稍高一点地方就能直接看到家里的房子。



他们是否还对自己的孩子抱有一丝歉意?没有人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2015年9月11日,就在刘氏夫妇的遗体被发现三个月以后,花莲地方检察署宣布花莲五子命案正式结案,根据案件主要证物证明,杀死五个孩子的真凶正是刘志勤和林真米夫妇,两人在犯下命案后选择了自我了断。

现场留下的字条、朋友的烟蒂,以及紧闭的房门都是为了误导警方设置的。





在主要嫌疑人已死的情况下,检方决定对二人做出不起诉决定。

而位于吉昌一街258巷的刘家宅院,也于2017年初转手出售,围绕着这起惊天血案的悲伤与怨念,也总算划上了一道休止符。
  • 奇闻怪事奇异生物灵异事件未解之谜历史趣闻
    探索发现奇风异俗科学探索社会热点谜案追踪
    宇宙奥秘ufo奇异植物地理风光战争谜题
    星将传奇名人轶事军情解码正史铁闻野史趣闻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