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奇闻 > 谜案追踪 > 手机访问:m.hslingqi.com

洛杉矶黑夜跟踪狂”(the Night Stalker)理查·拉米雷斯(Richard Ramirez)如何被抓的?

在洛杉矶百年一见的酷暑,撒旦之子降临人间

今天给大家讲的是这三篇里写起来最畅快的部分:落网。

大家读完后别忘了留言,分享你的想法。

上篇给大家介绍洛杉矶黑夜跟踪狂(the Night Stalker)理查拉米雷斯(Richard Ramirez)在1984~1985年犯下的一连串案件,夺走十几条性命。

凶手不但带给许多家庭痛苦,影响的层面更扩及全社会。

这话怎么说呢?





社会影响

黑夜跟踪狂随机而无差别地挑选作案对象使得一股恐慌的焦虑笼罩整个洛杉矶。

夜半破门而入的凶手、家家户户都可能是下一个受害者,民众在家里不再觉得安全。

他自称是撒旦的儿子,将人类的恐惧具像化,更撼动大家对人性善恶的认识。

执法部门都拿他没办法、还怎么保障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呢?

没有人知道凶手是谁、他接下来会去哪里、谁会成为的下一个目标。

这种未知更是加深民众的恐惧。

随着案件的增加,引来媒体更多的关注,恐惧的氛围也更加被渲染。

新闻报道不停地警告民众要关窗、锁门、把家里的灯打开。

每隔几天,电视新闻便报道新增案件、死亡人数,没有人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看见第二天的太阳。

洛杉矶当地报纸《每日新闻》(DailyNews)的前编辑姗蒂吉本斯(SandiGibbons)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她在接受采访时说:在洛杉矶县和南加州,每个人都吓得不行。

大家开始领养大型犬只在家里防卫,而销量陡然上升的枪支一如持续飙升的气温。

民众在家里加了门锁、在窗户外装了铁栅栏。

晚上睡觉时,枪支等武器更是随身摆放、甚至就在枕头下。

在这个百年来最热的夏天,大家开始在睡前关门闭户。

姗蒂称道,每个晚上我们在家里都闷坏了,但也不敢开门开窗,因为我怕有人闯入杀了我。

1985年的洛杉矶,这个充满恐惧的夏天是怎么结束的?


小兵立大功

8月24日这天晚上,罗梅洛(theRomeros)一家人刚结束在南边罗莎丽多海滩好几天的露营,回到家。

已经半夜了,爸妈和妹妹都睡了,但儿子詹姆斯精神仍然很好。

回家路上约2小时的车程,他睡了一路,而且,洛杉矶这几天有热浪,晚上热得让他睡不着。

这就是我在上篇提到,吓跑了入侵者的詹姆斯罗梅洛。

这时他还是个13岁的孩子,学校正放着暑假。


(13岁的詹姆斯罗梅洛)詹姆斯的家位于山脚下,房子边上并没有围墙,而是一条直通后院和车库的车道,常常有猫狗、土狼、北美负鼠等各种动物来来去去。

所以,当夜半仍然醒着的詹姆斯听到屋外的脚步声时,他并不以为意。

他起身、开门,转身向后朝着车库走去,决定到车库去拿他落在车里的枕头、顺便整修他的脚踏车。

当他抬头朝着山望去,并没有看到任何动物或人的影子。

当詹姆斯在车库里,蹲着身子查看他的脚踏车时,在一片寂静中却听到那些脚步声慢慢靠近、并停在车库外。

他可以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透过车库门上方的那片毛玻璃向里头望,貌似在寻找詹姆斯。

詹姆斯慌了。

他屏住气,躲在爸爸的旅行车后面。

这是个敌暗我明的状况:车库的灯亮着,所以那个人可以看清车库里的动静,而詹姆斯却看不见他。

思忖了几秒,詹姆斯冲出去,打开车库通往厨房的门,回到屋子里。

接着,他冲到屋子最前面、他的房间里,躲在窗户边上朝外望。

在月光下,他清楚地看到一个人就在他房间外走着。

过去家里也曾遭过几次小偷,从车库里偷走了冰盒、路由器、工具等物品。

他的爸妈报了警,警察来问几个问题,就完事了。

失窃的物品从来没有找回来过。

詹姆斯以为这又是个小偷,就决定再去车库里看看,或许可以当场抓住他。

但这些骚动已经把詹姆斯爸爸吵醒了。

爸爸从卧室里走出来,有点不高兴地说,你三更半夜的那么吵,干嘛呢?詹姆斯告诉爸爸,有个小偷在门外,说完便继续往厨房方向冲去。

爸爸吼着让他回屋,詹姆斯并不理会。

在车库里,他打开通向屋子前方的那扇门,看到一个瘦高的陌生男子,有点驼背弯腰,穿着几乎一身黑,慢悠悠地走向停在路边的一辆橘色、车顶有金属行李架的丰田旅行车。

车子是面朝山下的,但男人在启动引擎后并没有直接朝前往山下开,反而调头,绕了一圈。

詹姆斯就站在路边,车子从他身边开过。

开过时,驾车的人转过头来盯着詹姆斯,接着加速左拐,进入主要道路离开。

詹姆斯事后回忆称道:那人就死死地盯着我看,而我看到了一部分的车牌号码。

我跑回屋里喊着,爸!爸!我看到他的车牌号码!詹姆斯到厨房里,拿了纸笔记下车牌号码482T。

这会儿也惊动妈妈了。

她从卧室走出来,一脸睡眼惺忪。

詹姆斯的爸爸对妻子称道:詹姆斯看见了一个小偷。

妈妈说了句:就打911吧,接着打了个哈欠,转身走回卧室。



(根据詹姆斯的证词所画出的汽车画像)警方的巡逻车很快停在詹姆斯家前面。

这时每个人,包括巡逻车的警员,都认为这不过是起一般小偷案。

詹姆斯在接受采访时回忆道:警方接到报案电话后上门来问了几个问题、也立了案。

我交给他们那张写了车牌号码的纸片,他们说好的,多谢啦!晚安。

事件终于结束,全家总算可以好好地睡了。

但事情这才开始呢。



凌晨3:30,电话响了,打来的警员坚持要詹姆斯来听电话。

在电话里,小男孩把事情经过又说了一遍。

过了2个多小时,6点一到,一大批警车已停在他家门口。

带着一堆人,男孩把事情经过实地重演了一遍。

勇敢的詹姆斯让案情调查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警方的苦苦侦办、寻找,终于发现了曙光。

在詹姆斯的协助下,警方在8月27日找到了那辆被丢弃的橘色丰田旅行车。

在这辆偷来的车上,所有的指纹都被擦拭、清除了。

但警方用了一种日本传过来的新技术,在反光镜的背面找到一枚不是车主的指纹。



(作案的轿车)经过比对,这枚指纹指向25岁、居无定所的拉米雷斯。

这时,在警方的档案里,拉米雷斯早已前科累累。



(警方档案里的拉米雷斯照片)当时几个联合调查的团队领导,包括洛杉矶县的警长、洛杉矶市的警署总长等,经过一番苦思以及激烈讨论,决定赌一把,将拉米雷斯的照片发布于各媒体。

过了几天大家才知道,那晚詹姆斯面对面的那个入侵者就是黑夜跟踪狂。

据报道,后来詹姆斯收到许许多多的威胁,包括一通电话:如果你出庭作证,你就死定了。

1989年此案开庭审理后,詹姆斯成为主要目击证人之一。



落网:洛杉矶市史上最戏剧性的追逐与围堵警方公布嫌犯信息的赌注算是押对宝了。

8月30日(一说是8月29日)拉米雷斯搭乘灰狗巴士到亚利桑那州去找他的哥哥。

他哥哥并不在家,于是他跳上一辆回程的巴士。



(拉米雷斯从洛杉矶搭巴士去东边的亚利桑那州,又折返)当各大媒体大肆报道他的信息、张贴他的照片,拉米雷斯正在旅途中,对此事浑然不知。



(1985年8月31日警方公布嫌犯照片)此时,警方已根据证人提供的线索部署了警力,以避免拉米雷斯逃离洛杉矶。

在洛杉矶的灰狗巴士站,警员们紧盯着所有离城的巴士,却没想到拉米雷斯正从反方向行进。

早上7:30分回到洛杉矶巴士站的拉米雷斯,从所有的出勤警员面前走过。

尽管他还不知道这些部署都是为他而来,可他非常警觉。

他从巴士的出口、而非行人的出口,走出了巴士站。

他走进离他最近的那家小超商买糖果时(据报道,他很喜欢甜食,又不注重个人卫生,所以满口烂牙),注意到周围的人在看他。

当他回看这些人,他们便装做没事地望向别处。

他在柜台付了钱,等着找零,不经意地瞥见了一旁的报纸架。

架上的四、五份报纸,有洛杉矶市的、社区的等等,而每一份的头版都印着他的照片。

这时,有个女人喊了:是他!ElMaton!ElMaton!(注:西班牙文的杀手)拉米雷斯拔腿就跑。

他跳上一辆前往洛杉矶东边的巴士,想去找住在那里的哥哥。

想不到,在公车上,其他乘客也认出了他。

他急忙下了车,开始向东跑。

拉米雷斯穿越了连接南北、汇入5号州际公路的圣安娜高速公路,进入洛杉矶东边。

他跑过民宅的庭院、跨过篱笆、爬过一面9英尺的墙。

当他跑过住宅区的庭院时,受惊的民众纷纷打电话报案,说有人入侵。

这一刻,警方已经等很久了。

他们几乎是全员出动:巡逻车、直升机、还有摩托车都上路了。

陆空全面追缉、撒下天罗地网。

同时,拉米雷斯继续朝着哥哥的住家跑去,他朝着东边跑了很远。

他跑到哈伯街(HubbardSt.)的街道上,冲进一辆没有锁的轿车里,在驾驶座上试图启动车子。

女车主正好要出门,见状便开始尖叫,引来了她的父亲。

拉米雷斯被这个愤怒的父亲给拽了下来。



(洛杉矶东面的哈伯街)拉米雷斯接着跑过街道,在路边抢了另一个女人安洁莉娜的车钥匙。

安洁莉娜的喊叫声引来了邻居,54岁的荷西(JosBurgoin)。

荷西正在院子里给他的果树浇水。

听到喊叫声,他马上上前扭住拉米雷斯。

拉米雷斯威胁着说他有枪,荷西仍不停歇。

打斗中,安洁莉娜的丈夫曼努埃尔抓了一根金属棍跑了过来,往窃贼的头顶上打去。

头顶流着血的拉米雷斯继续跑,荷西和曼努埃尔紧追着。

荷西大声喊着在家里的两个儿子,杰米(JaimeBurgoin)和胡利欧(JulioBurgoin),让他们过来帮忙。

事后胡利欧说,我们那时还在睡觉,听到一声碰的声响和尖叫声,便从床上跳起来,立马跑出家门。

我们看到一个又高又瘦又黑的男人跑过去,我爸爸紧追其后。

我们尽可能地快跑,协助爸爸抓住他。



爸爸荷西(左),儿子胡利欧(右)拉米雷斯跑了约3公里。

最后在这三个父子、以及10多个紧追其后的男人的追赶下,他在街道旁的一面围墙边被制服,瘫坐在地上。



(案发现场:拉米雷斯被制服的围墙)他一直试着逃走,不停地说:让我走!让我走!闻声而来的街坊邻居们,将他团团围住。

这一切发生地那么快,街坊邻居们来不及反应,只当他是个偷车贼。

胡利欧说:想偷车?走错地方了!



(胡利欧在现场解说案发状况)另一边,警员安迪拉米雷斯(AndyRamirez)一个人驾着24号巡逻车正在附近巡逻。

刚过8点,他停下来买了杯咖啡,回到车上,刚啜了一口,对讲机响了。

东洛杉矶22号。

被呼叫的22号巡逻车并没有回答。

这是一通骚乱的通报,信息并不多:哈伯街3700街口有人打架,可能涉及刀或枪支。

由于安迪距离通报地点只有车程30秒的距离,所以他便回答了对讲机。

安迪驾着车进入了哈伯街,在晨光中缓缓前进。

他看到四、五个男人朝他挥手,示意他停下。

一个站在人行道上的男人握着一根3英尺的金属管子,管子滴着血。

一群群众围着一个瘫坐在人行道上、头上血流不停的男人。

这时,安迪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他打电话叫了救护车来为这个男人包扎伤口。

依照工作的标准流程,安迪首先必须写下事件发生经过。

眼前这个并未携带武器的男人很显然激怒了群众。

安迪日后回忆称道:他在流血、全身被汗水浸透了。

他大口地喘着气,看起来很累,而且非常、非常害怕。



(拉米雷斯头上的伤口)安迪用手铐将他铐住,并问他名字。

理查。

理查什么?理查拉米雷斯。

都到这份上了,安迪还没将这名字与黑夜跟踪狂做联想。

救护人员到达后给拉米雷斯包扎伤口,从他的头上到下巴绕了一圈纱布。

安迪将拉米雷斯带到他的巡逻车上。


(头部伤口被包扎的拉米雷斯)同时,安迪注意到越来越多人围了过来,将哈伯街挤得水泄不通。

不同的民众纷纷挤过来问安迪,你逮住他了吗?民众都称,这个人就是黑夜跟踪狂。

安迪事后接受采访时解释,尽管这男人看起来像黑夜跟踪狂,但必须经过正当的程序才能核实。

此时,一辆洛杉矶总警局的巡逻车到达现场,警员吉姆凯瑟(JimKaiser)从车上下来。

过去这几个月,吉姆一直协助着侦办黑夜跟踪狂的任务,一眼便认出了他。


(案发现场)这时,现场已聚集了几百个(也有说是上千个)愤怒的群众,他们越来越靠近现场,并大声喊着:抓住他!毙了他!安迪在现场安抚、疏散愤怒的群众,以免场面失控。

吉姆则将头上绑着绷带的拉米雷斯转移到他的巡逻车后座,拷牢他的双手。

当警车到达霍伦贝克(Hollenbeck)警局时,整个大楼已被愤怒的民众团团围住。



(聚集在霍伦贝克警局的民众)吉姆拿起对讲机,嘴角一抹微笑:宾果!我们抓到他了。

由于和理查拉米雷斯的姓氏一样,当天晚上,25岁的安迪打电话问他的父母,他们跟理查拉米雷斯有没有任何关系。

没有,他们斩钉截铁地告诉他。



(成了破案英雄、在警局接受被表扬的詹姆斯)


(协助追捕凶手的杰米(左)、胡利欧(右)在自家前门口的媒体发布会)



审判据报道,拉米雷斯被拘捕到案后,20分钟内便认了罪。

经过仔细的审讯,警方认为除了他认罪的案子,拉米雷斯还可能犯下了另外10起、甚至12起谋杀。

经过3年的准备工作,加州法院于1989年1月31日开始审理此案。

9月20日拉米雷斯被判处死刑,将于毒气室执行。

定罪的43项罪名包括13起谋杀、5起谋杀未遂、11起性暴力以及14起入室窃盗。

拉米雷斯向最高法院上诉,企图改变判决,但并未如愿。

由于此案极为复杂,庭审的记录资料多达近5万页,加州最高法院一直到2006年才阅毕这些资料、并开始审理拉米雷斯的上诉。

法院驳回他的上诉,并维持判决。

被判死刑时,拉米雷斯赞美了撒旦,并对着满满一法庭的人,包括法官、陪审团、和受害者家属大言不惭地说:你们不了解我。

你们也不被期望(了解我)。

你们没有了解我的能力。

我超越了你们的所有经验。

法官麦可泰能(MichaelTynan)同意了其中一点。

他说,拉米雷斯的罪行,包括挖出一个受害者的双眼,确实是超越了任何人类的理解范围。



(在法庭上展示撒旦符号的拉米雷斯)拉米雷斯与撒旦的关联,无论多么穿凿附会,都赋予大家很多想象的空间。

这个数月以来令人闻风丧胆、让半个加州活在惊恐中的撒旦之子,即便已被逮捕,警方仍然战战兢兢。

2013年,当媒体在事件发生28年后采访那些办案人员,他们对拉米雷斯的印象仍旧深刻,整个经过也历历在目。

将凶手从围堵现场送往警局的警员吉姆,再三确认拉米雷斯已牢牢被铐在警车后座之后,才敢开车。

吉姆称道:我不知道他有什么能耐,但在他眼里,我看到了百分百的邪恶。

他有一双冷酷、黑暗的眼睛。

他是邪恶的终极化身。

警探吉尔对当年审问拉米雷斯的恐怖景象更给出了栩栩如生的描述。

拉米雷斯时不时的低着头,身体趴在桌子上,大声地喘气、并且满身大汗,完全不理会吉尔的问话,整个人像是进入另一种意识状态,即将要发狂。

吉尔形容自己挺紧张的:我从没遇过这种状况。

万一发生什么事,我都准备好随时闪人了!警员琳达是这么形容他的:我第一次看见他本人时,他的眼神里有一种邪恶。

他看起来那么阴险、充满恶意,像是被附身一般。

他看起来就是很邪恶。



(警员琳达叙述着对拉米雷斯拉米雷斯的印象)有一个警员甚至说,拉米雷斯让他相信这世上有撒旦的存在,因为拉米雷斯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化身。

拉米雷斯的恶魔形象更在漫长的审判过程创造了一些小插曲。

一个监狱工作人员偶然间听到拉米雷斯对狱友信誓旦旦地说,他会给大家制造一点混乱。

不久后,1989年8月14日这天的庭审,一位女性陪审员在家中被谋杀。

尽管后来经过调查发现,凶手是陪审员的男友,但这件事的发生就像在陪审团之间投了个炸弹。

在真相尚未大白之前,大家以为是拉米雷斯的杰作,从狱中计划、安排了这起命案,陪审员个个都受到了不轻的惊吓。

就算是恶魔的化身,拉米雷斯也还有个人类的形体。

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让这个人类对世界的认知超越了人类的理解范围?



(拉米雷斯)换句话说,拉米雷斯留给公众最大的悬念是,到底是什么造就了这个冷酷嗜血的连环杀手?是成长过程中的背景和经历,还是,他生来如此?理查拉米雷斯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下一篇,也是完结篇,我们来看看他的童年和生平,以及他忙着恋爱的监狱生活。



(童年的拉米雷斯)

未完待续:洛杉矶黑夜跟踪狂(the Night Stalker)理查拉米雷斯(Richard Ramirez)等待被处决期间竟
  • 奇闻怪事奇异生物灵异事件未解之谜历史趣闻
    探索发现奇风异俗科学探索社会热点谜案追踪
    宇宙奥秘ufo奇异植物地理风光战争谜题
    星将传奇名人轶事军情解码正史铁闻野史趣闻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