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奇闻 > 谜案追踪 > 手机访问:m.hslingqi.com

“南大碎尸案” 为什么至今未破?(胆小者勿入)

南大碎尸案,又称119碎尸案、刁爱青案,案发于1996年1月19日,地点为江苏省南京市,受害人刁爱青。遗体碎片在其失踪9天后的1月19日清晨,被一名清洁工在华侨路发现,尸体被切割成2000片以上。

案发后,南京市公安部门内运用警力进行大规模搜查,但至今仍未找到凶手。

被害人生前照

一、

既然案子未破,一切都有可能,我把我的观点也贴出来,与大家讨论。

以下两条横线中间内容转自西邻蝈乐网友:

大部分网友得到的关于尸块发现顺序的信息是这样的:

  1996年1月19日发现情况  1、大锏银巷13号黑色垃圾袋肉块+3根手指0.7公斤  2、华侨路工地黑色垃圾袋肉块0.8公斤  3、小粉桥附近垃圾堆黑色垃圾袋2肉块1.2公斤  桂林山水包肉块+内脏6.5公斤  上海旅游包肉块+内脏5.0公斤  1996年1月20日发现情况  4、南大汉口路医院黑色垃圾袋肉块0.8公斤  5、南大天津路校门口双肩牛仔包骨头7.5公斤  6、南大体育场黑色垃圾袋肉块+内脏0.6公斤  1996年1月21日---31日发现情况  7、水佐岗附近小区垃圾堆床单1有血印)头颅+尸块3.0床单2有血衣裤1.5公斤  8、水佐岗附近下水道红色外套肉块3.0公斤

很多人就简单地认为这就是抛尸顺序,其实大错特错!

由上面信息可见,发现尸块的顺序是按区域分的,大锏银巷+华侨路南大及周边水佐岗,即是从第一次发现尸块的地方(大锏银巷)开始,由近而远被发现的。从这一点可以判断,尸块不是由普通市民偶然发现(除第一袋外),而是由警方组织人员由里而外一圈一圈搜索才发现的。也就是说,后来发现的尸块很可能其实早就在那里了,只是没有被发现而已。

从以上西邻蝈乐网友的分析,我得出:

*结论1:

凶手抛尸顺序不一定发现碎尸的顺序,也许后发现的尸块反而是先抛的,也许同一个地方的尸块不是一次抛的,也许不同地方的尸块反而是一次抛的。

*结论2:

凶手抛尸的包装从大的分类来讲可以分两种,一种是黑色塑料袋,每一袋重量几乎相同,都是0.7公斤左右;另一种是其他包装,包括旅行包、双肩背包、床单(如果算包装的话),重量在7公斤左右。类别之间差异很大,但类别之内差异很小。

以下是茅小喵网友的抛尸著名的抛尸表格(间接引自其他网友),显示已找到的尸块总重量为31.9公斤。从中我得出:

*结论3:

还有部分尸块并未找到,因为按死者1.65米的身高,以及偏壮的体型,估计总重量在55公斤左右,出去碎尸过程中流失的消化道内容物、血液和体液,剩下的应该在35-40公斤左右,因此,我判断还有5-10公斤的碎肉没有找到(因为网上信息显示内脏、骨骼都不缺)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两类包装差异这么大,而且每个黑色塑料袋就装这么点肉呢?

很多网友都觉得凶手是因为黑色塑料袋数量有限或者不够结实,所以少装点,并就地取材,用旧包和床单等物包装尸块,我不这么认为。

你想,十几个塑料袋(已发现的就有8个),每个袋子如此均匀地装这么一点点肉,如果真的数量不够,为什么不稍微多装一点呢,每个塑料袋再装0.7公斤根本不算多,就算前面估计不准小包装都装好了,那最后为什么不把多下来的碎肉匀一点过来呢?

有一个信息不是很明确(好像哪位网友提到过),那两个旅行包里的尸块是散装的呢,还是里面还有一层塑料袋?如果是后者,那就更加证实了我的想法:

*结论4:

凶手原计划是把碎肉全部按0.7公斤/每袋的规格装黑色塑料袋的。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在小粉桥既有大旅行包,又有小塑料袋?其实,按常识判断,一个大旅行包装7公斤肉根本不满,为什么不把小塑料袋也塞进去呢?为什么在大锏银巷、华侨路只有各一小袋?

为什么为了两小袋专门跑去A区域(茅小喵图)?为什么在南大体育场、校医院门口,也分别只有一小袋?为了两小袋值得冒险进出南大校园一次?这些问题刁吧里似乎没人提过,我也没有找到过满意的解释。这些矛盾重重的现象背后,必然有其内在逻辑。

我的推测是:

*结论5:

凶手抛尸不是按区域分次的,而是按包装类型分次的。即小塑料袋是前期抛的,也许零零星星抛了很多次,大件是最后才抛的。所以我们最后看到抛尸图的是多次抛尸的重合图,就像地壳里不同地质年代的化石叠在一起一样。

二、

根据前面分析,我推测凶手是多批次抛尸,抛尸过程大概是这样的:

凶手完成碎尸、包装后,根据预先计划和踩点情况,首先把头颅、血衣等人体特征明显的部分用双肩背包装上,骑自行车或摩托车运至水佐岗,找到了两个极其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预计短期内不会被发现。

事实上,如果不是案发后专门搜查,估计要很后面才能发现。这个过程是紧张的,因为一经发现就意味着彻底完蛋。

但是因为这时候没有案发,一般也不会有人怀疑他,反正在极度紧张中终于完成了这项最艰巨的抛尸任务。

头颅血衣被抛掉之后(也许手、脚被抛到了另一个更隐蔽的地方,没有信息显示手、脚被找到),凶手心理坦荡多了,因为剩下的都是人体特征不明显部分。这时候,我估计他先打扫了一下现场,因为尸块都已经包装好了。

然后,按计划分次装上一些小包装的尸块,骑上自行车或摩托车开始在南大内外、大锏银巷、华侨路一带抛洒。我估计那些已发现的和未发现的小袋尸块都是那一批次抛的。

因为肉块像极了动物肉,所以他的心理一点不紧张,每次都是很轻松地找到一个垃圾桶,然后停车,从背包里拿出一包肉,远远地扔过去(也许,15-18日之间已经扔了很多,有些可能已经被运走了,南大校内的可能也是这一批次抛的)。

因为都是没有人体特征的肉块,所以他可能不忌讳在一块地方反复抛洒。

在悄无声息地抛了很多碎肉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凶手似乎失去了耐心,或者发生什么事让他觉得必须加快抛尸速度,于是他准备集中抛掉(或者天快亮了)。

他把剩下的肉块和内脏、骨骼一次带出,前往他认为比较合适的小粉桥(前面踩过点,或者已经扔过小袋尸块),集中抛掉。

以上就是凶手抛尸的大致过程,基本能解释所有有关抛尸的看似相互矛盾的现象。

总结以上,我认为凶手是多天多次抛尸。

那么凶手抛尸是从哪里出发的呢?我认为不在南大附近,也不在水佐岗附近,更不可能在郊区之类的地方。

我判断的大致方位,在南京师范大学附近-五台山-峨眉岭(熟悉当时地理知识的老南京人是否能确认那附近有没有上世纪60-80年代造的老小区)。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判断,请各位网友听我慢慢分解。

三、

我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主要基于一种基本方法和一个基本假设。

一种基本方法就是看地图。我不像小马神探那样用什么抛尸法则在地图上画圆画线画弧形,而是仔细观察具体的道路走向。

一个基本假设是凶手抛尸过程中心理上是非常紧张的,以至于他抛尸时不敢走大路,甚至连穿过大路都不会,尤其是抛弃头颅的过程中。

所以我把凶手抛尸的活动范围限定在东到中山路,南到汉中路,北到中山北路,西到内环西路的范围之内。

我分析水佐岗附近的路,有一条路很有意思,那就是西康路。西康路很长,如果从水佐岗沿着西康路可以一直往南,就接上了虎踞关,再往前就是第一医院,还有胸科医院、脑科医院,那附近住宅小区不多,似乎就一个峨眉岭小区。

反过来,如果由峨嵋岭小区一路向北,沿西康路可以直达水佐岗!

由峨嵋岭到大锏银巷,骑车只要5分钟。

由峨嵋岭到小粉桥,骑车12分钟。

由大锏银巷到小粉桥(途径华侨路),骑车8分钟。

分析以上路线,可以发现,如果从峨嵋岭出发抛尸,可以非常迅速到达所有抛尸点,而且都是走小路。

网友们也许发现,上面的路线仅仅是开放性思维的结果,没有形成闭环,楼下将把这一段补上。

网上信息显示,据目击者称,1月10日傍晚六七点左右DAQ出现在青岛路。观察地图可知,从刁的南园宿舍出发,无论是去北边的教学楼,还是南边的广州路,都不需要绕道青岛路。她出现在青岛路唯一的可能就是准备往西去。

再观察地图发现,有一条路确实是往西的,那就是陶谷新村。沿着陶谷新村一路往西就到了汉口西路,再继续往西,就到了一个地方:南京师范大学。

继续观察地图,从南京师范大学沿广州路往南拐,不到500米就到了脑科医院、第一医院、胸科医院,南边就是峨嵋岭小区。

到这里,凶手和死者的行动范围出现了交集,也就是最可疑的地方:峨眉岭小区!

根据网上信息,DAQ失踪前有以下行为(基本被大家认可):

四、

1月7日去参加同学生日聚会一天,整晚未归;1月8日情况不太清楚;1月9日一天没上课,据称和老乡出去玩了一天;1月10日上午上课,下午身体不舒服没上课(据称待在宿舍);1月10日晚饭后,铺好被子出去;1月10日晚上7点左右在青岛路附近(不知哪个方向走)被最后目击。

第一个问题,

1月9日和谁出去干什么了?我的第一感觉是在7日同学生日聚会上认识或重逢了一个或几个人,然后约好隔一天再单独出去玩了一天。

显然,两天的外出遇到的人对DAQ的情绪影响是很大的,也许发生了什么对DAQ很重要的事情(男女之事?),不然,在第一个学期接近期末考试的重要关口,还一整天出去不上课,而且10日那天还称病不上课,显然有很大的心理压力。所以,1月9日和她见面的人十分可疑。相信警方后来肯定重点调查了,但是网友没有任何这方面的信息。

第二个问题,

1月10日晚上DAQ出去准备回来吗?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也就是她出去之前铺好了被子,这说明两点,

一是她晚上是准备回来的,不然摊开的被子第二天不叠好又要被宿管批评了;

二是她肯定计划出去较长一段时间(至少2小时左右),如果就出去几分钟去买点东西之类的,完全没必要把被子摊开,完全可以像正常时间一样睡觉时再摊开。

所以她是有计划地准备出去一段不短的时间再回来的。

第三个问题,

1月10日晚上出去干什么了?我的第一感觉是,她肯定是出去和什么人见面了。

如果仅仅是出去买点东西,大冬天的肯定买完就回来,不用铺好被子;如果是出去理发,时间是会长一点,但是一般人理完发要洗个澡,肯定是下午一下课马上去理,然后回来洗个澡再舒舒服服吃晚饭,但她没有这么做,在宿舍待了一下午,7点钟左右才出去,所以也不太可能;至于吵架后出去散心之类的,我觉得纯属猜测,这么大人了,都旷课出去玩了,还在乎一点点罚款?

再说散散心没必要跑到青岛路,这么大冷天的。所以,基本可以肯定,她是有约会才出去的,而且是很重要的约会(在宿舍心理酝酿了一下午),因为约的时间比较晚,所以要在宿舍等到7点左右才出去。

第四个问题,

1月10日晚上出去和什么人约会了?首先,肯定不是当天在宿舍门口喊或者电话约出去的,不然同学或宿管肯定会向警察反映,估计也不是传呼机,警察肯定会查的。也就是说,那只能是事先约好的!

既然1月7日可以约9日的见面,为什么不能9日约10日晚上见面呢?这样推测的话,所以1月9日和她见面的人确实非常可疑。

假设那个和她约会的神秘的人没有问题,也就是说DAQ是在去和她约会的路上被截杀的,那么事发后他为什么不站出来说话呢,这样的话DAQ后面的行走路线和失踪地点就会更加明确。

但是网友所知的仅仅只有青岛路这条线索,显然这个神秘的人没有站出来说话。

第五个问题,

这个神秘的人到底是谁?我不敢100%说存在这么一个神秘人,但存在的概率是很大的。如果存在的话,这个人会是谁呢?

首先,她已知的大学同学、高中同学、高复班同学、各种类型的老乡、老师等等是不可能的,因为警察都查过了;其次,不可能是完全陌生的人,因为陌生人怎么约呀?所以,如果存在这样的人,肯定是刚认识不久,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而且凶手也有把握没人知道这种关系(凶手不怕暴露死者身份)。

这样一个人,很可能是9日和她缠绵的一天的人,一个一天不见如隔三秋的人,所以10日晚上又计划和他见面。

当然,也可能她确实是约会过程中被半路截杀的,而他又胆小怕事,反正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保持沉默。

五、

我猜测是这样一个故事:

刁爱青认识了这么一个人,他是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也许他是刁中学同学的大学同学的中学(小学)同学之类的曲里拐弯认识的,也许是刚刚认识,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那天他们依约见面后一起步行去南京师范大学。

这个男同学的父亲是第一医院(或胸科医院,或脑科医院)的退休医生,家住峨嵋岭小区,也许是单亲家庭,也许不是,反正这个儿子是从小被溺爱那种。

那天他父亲恰好不在家,他请她去她家玩,期间发生了一些事,具体就不说了,反正他意外把她杀了。

他父亲回来发现了一切,护犊心切,后面的事情主要由他父亲主导,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死者是被无外伤杀害后(外套脱不脱都可能),凶手把她的衣物脱下,选择在床上分尸,内衣是用来垫在底下或用来擦拭血迹。

这种情景虽然不是很好的选择,但也不能说不存在,但是如果发生,还是比较恐怖的场景。

首先,我觉得不太可能一掐死马上分尸,因为这时候凶手不能确定她有没有真的死了,除非是预谋杀人(不是预谋犯其他罪),如果是冲突情况下激情杀人的话,这时候还有侥幸心理,可能还想等她醒来,或者在纠结是等她醒来还是一不做二不休。

就算决定一不做二不休,那也不能马上决定分尸方式处理,就算决定分尸,也要做些准备。所以我觉得这个等待、纠结、准备的过程或许不会太短,这时候血液可能已经发生凝固,如果凝固超过24小时就会出现不能褪去的尸斑。

这时候再分尸,不太可能出现满是鲜血的内衣。

所以,我倾向于死者实在脱下外套的情况下,被利器刺中致命部位流血而死。至于怎么刺,谁刺的,还需要进一步分析。

也就是我倾向于:第一现场在卧室(死亡),第二现场在卫生间(肢解),第三现场在厨房(切肉),各抛尸点属于第四现场。

六、

下面两种情景可能性小点:

都已经2天了,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不!

啊一声惨叫,女孩又一根手指被切掉了,这已经是第三根手指了。

都已经3天了,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不!

女孩都爱漂亮,不想你这张脸也毁了吧?

你们这帮坏蛋,你们会有报应的!

啊一声惨叫,女孩的一个耳朵被割掉了,满脸鲜血。

都已经4天了,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我就算变成历鬼,也把你们一个个抓回去!

大哥,这小妞嘴太紧,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

那就处理掉吧。

女孩把水果刀放在自己的劲动脉处,问:我最后一遍问你,你到底答不答应?

爱卿,你听我解释男人回答道。

你会后悔的。这是女孩的最后一句话。

一片殷红洒满床单和女孩全身

七、

以下内容摘自天涯社区(转引自西邻蝈乐网友)

============================

当时法医组的人通过反复尸检最后观点得到了统一,屠宰场的人以及从事厨师经验的人不可能有那样精密的无痕刀口,骨骼表面没有受到刀口损伤。即可以推测出刀口十分锋利。

他们分析,屠夫对分解动物有经验,但还远没有达到解剖的程度,因为屠夫专业并不是解剖,只是分解动物尸体以贩卖。而且人体和动物的组织结构是有区别的,下刀不可能那么准确无误,他们认为,凶手相当大可能之前就解剖过人体。

要清楚一点,当时受害人被害后,凶犯或凶犯之一对其进行了非常专业细致的分尸,甚至是骨肉分离。

从后来找到的尸骨上的痕迹看,此人应该非常熟悉人体骨骼结构,具有丰富的外科经验,因为一般的分尸受害人的骨骼上都有明显的用刀砍的伤痕,而那次的受害人的骨骼上基本没有什么损伤痕迹。

而且有些地方的分离应该是有了外科手术刀。

南京法医在当时还邀请了南京医科大学的资深老教授协助分析,他们给出的观点是,凶手解剖手法非常老练,百分之二百掌握人体解剖知识和相关实践操作。

他们下刀的方式是------先将肌肉组织按照解剖学的方法在不伤及骨面的前提下顺着人体主要血管肌肉走势脉络从骨骼上分离开,再用精细的刀具把粘连在骨骼上面的肌肉层进行细密的剥离。

某人说的什么有人看到过照片全是一派胡言。真实照片都在档案袋子里,未曾对外公布。南京公安只公布过凶手的物证和死者物品。只有南大部分女生当年看过部分尸体的幻灯片。

当时的法医说,尸体被切出2000多块状和片状样式,块状尸体组织层现出规整均匀大小,片状尸体组织层现出外科手术样的精密分离技术。

注意,分解后的尸体即有块状的也有片状的,这个是因为先期分离下的肌肉被切成了小块,粘连的部分被用类似手术刀的工具从骨骼表层剥离下来,便成为了片状,这个就是为什么尸体里有块状也有片状的原因。

切片的部分尸体工具的刀口完全符合手术刀的使用方式所层现出的效果。

而这种专业手法一般的普通人甚至屠夫厨师都达不到,也没有那个耐心去如此精密的将肌肉从骨头上面一点点剥下来,屠夫直接砍,厨师直接剁。

而只有医生才会一直都保持专业的剥离技术。尤其是外科医生更掌握血管神经走势,了解人体每一个关节部位的结构。从而精准下刀,没有相关解剖知识的人一旦下刀便会伤到关节面。

也会在尸块上留下粗糙的刀口手法。法医是能够看出来的。而这个死者大部分关节被完好的分开,部分尸体部位的刀口横切面不属于一般刀具所为。至少要非常锋利才行。

最关的问题是,尸体被分解的过程相当熟练,关节都是一次性完好的分解下来,没有二次创伤,包括肌肉组织也是一次成型切下。要是一般的人第一次没切下或没取下关节肯定还会再一次下刀。

多次在同一部位下刀必然会有明显的显示不熟练的刀痕,而此案不然。具备这种手法的我想只有两个职业,外科医生和法医了,但是根据当年的法医所猜测,他们也很困惑,假如凶手是外科医师,又怎么具备那么好的反侦查,应该是法医才能更好的具备这方面的意识和技巧。

可是法医为什么要杀一个女学生,也说不通。

根据分解手法的老道,当时警方重点围绕医生和法医进行了调查,由于当年形侦技术有限,他们也没有排除屠夫的可能,只是医生类职业成为第一重点被怀疑职业。

当然厨师也被罗列进去,和屠夫同时列为第二阶梯怀疑对象。但由于没有找到第一案发现场,很可惜。找到现场这个案子并不难破。当时也划定了一定区域范围的医院和医学院,但办案重证据,总不能随便抓来一批医生就审讯吧,所以排查工作也没有收获。我怀疑应该是有遗漏。

所以,不管凶手是谁???是法医模仿了医生,还是医生模仿了屠夫,答案只有一个,就是碎尸是为了迷惑警方,抛尸的手法和地点选择也是为了迷惑警方,这是案中案,连环手段!!!

望各位网友指正。最后希望凶手能早日被抓获,告慰受害者的在天之灵!!!

  • 奇闻怪事奇异生物灵异事件未解之谜历史趣闻
    探索发现奇风异俗科学探索社会热点谜案追踪
    宇宙奥秘ufo奇异植物地理风光战争谜题
    星将传奇名人轶事军情解码正史铁闻野史趣闻

    本月排行